Chinese Women, Asian Women, Online Dating & Things Chinese and Asian
Beautiful
Chinese
Women
of
CLM
Beautiful
Asian
Women
of
ALM
Northwestward along Silk Road is Urumqi, where Helen studied and lived for almost nine years. Beyond that you will finally find the oasis Yili River Valley, a dream world she is deeply attached to, where she was born and grew up. Now, as a stranger in faraway Chonqing for eight years, she has tried to acclimatize herself to the local customs and practices though she is not yet inured to very spicy foods. She's fond of music and literature, music so much that she can’t live without it. A busy translator in an automotive trim company, Helen is keen on nature, hoping to travel the world to see its sights. She hopes to share her life experiences, thoughts on familial affection and friendship, feelings for exotic romance and online dating with others on CLM.
Articles :
5
Views :
17462
Comments :
33
Create Time :
2013-03-04
This Blog's Articles
Index of Blogs
Index Blog Articles

天堂里没有悲伤绝望    

By Helen
4190 Views | 4 Comments | 4/5/2013 3:07:01 PM

予你玫瑰,得享芬芳

早晨上班,一切如常,突然停电,这也似乎总在意料之中。闲坐无聊,依靠电脑做事已成习惯,没电就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Freda,这么久了也不和我联系,来到重庆后,就只有与她的联系是失败的,其他朋友多多少少都有了音信。上次(也很久了,三个月前的哪一天吧)我给她发了短信也未见她回,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这可不像她一贯的做事风格。要是往常,只要我一给她发短信什么的,她会立刻打电话过来。再打她手机试一试。拨了号码,已停机,这家伙竟然跟我玩起失踪来了?!往她的小屋打电话吧,才装修住了没几年的漂亮的小屋。这回通了,却是占线,天晓得她又在跟谁煲电话粥呢。打到办公室去,同事总会知道她在做什么的。电话那头有人接了电话,“喂”的一声,我立刻就听出不是她的声音,因为她虽然快四十岁了,声音却依然很好听,少女音质般甜美响亮。“麻烦您帮我找一下Freda”。电话那头顿了一下,问我是哪位,我回答是她妹妹,诧异的回应,我想对方一定觉得很奇怪,便赶紧接过话,“她是不是不在啊?”“是的,她不在,她不在了……”我听了,一时没反应过来,那头接着说:“她出事儿了,你不知道?”“什么?!出了什么事儿?您能告诉我吗?”这样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快步走出了办公室,没电,走道里好黑呵。“她人不在了,你到底是谁啊?”“我是她的网友。”“……她人没了!”我惊震的程度没人能想象得到。什么时候?十月份。怎么走进办公室的自己已记不清了。

十月份?我给她发过两次短信的呵!是在那之前还是之后呢?我怎么这么粗心,应该给她打个电话的,谁知道呵,我离家前那次与她的通话竟然成了诀别!

Freda,你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难道你不知道我还想跟你多说说话吗?难道你不知道我早已习惯了你对我的牵挂吗?你曾经给我带来那么多生的勇气,如今,你为什么这样做?我真想给你家打个电话,但是想想又不敢打,他们不知道我是谁,我更怕勾起他们对你的思念,重复三个月前的悲伤!那么,如今尝尽悲伤的人就是我呵。坐在电脑前,上班的时候,我却忍不住,任泪水滑落双颊,在有隔间的办公室里,不管有没有人能看到或者听到,但我想自己还是被压抑着的,在今天早晨看到那始终垂落的窗帘的时候,我就这样说过,难道这是一种预兆?心口怎么这样紧呢?

Freda,这个好听的名字,是你为我给自己取的。在聊天室里,没人知道Freda,因为在用这个名字的时候,你从来不与除我以外的任何人说话。我想我已经把你当作亲人看待了,不仅仅是网络意义上的聊友,尽管同家人、好友谈起你的时候,我说“我的老姐”、“网上的朋友”。你已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你怎么可以不经过我同意,就将我心爱的东西从我生命中带走?我还没真正见过你的面,虽然我看过你的照片,你为什么不等我去北京?你怎么可以失约?

回头看看,我要责备自己呵。如果我早些给你打电话,也许你就不会这样离开了,或者全当只是我一厢情愿地这样想想而已,但起码在你伤心绝望的时候还有一个朋友同你说话,同你一起分担痛苦。当初我把痛苦告诉你的时候,从此减轻了负担,可如今我拥有了幸福,如何再向你传达,与你分享呢?

这个下午屋外格外黑暗,仿佛夜晚早早地来临,我无法静下心来好好工作。南方的天气怎么就冷得我直发抖呢?不能想你,一想你,我就忍不住泪流。不要你在行走的路上一片黑暗,请带一盏灯在身边,照亮你寂寞的归途。

2000年,我们相识,从此我的生命中多了一个朋友,生活中被注入一份新鲜的活力。你是我在网上的骄傲,网路之下,每一个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你,因为我常向他们提起。当你在春节时把惦念我的电话打到家里的时候,妈妈欣慰不已。她是不曾料到的,不知道我在网上还有这样一个真真切切的朋友。在我的眼里,网上网下毫无分别,因为有你,一切变得如此真实。我失业了,你在聊天室里安慰我,鼓励我,在我需要做出重要抉择的时候,你给我提出中肯友善的建议。任何时候,只要我需要,你就会出现,仿佛你是上帝只为我安排在网上的,然后又让你从网上走下来,用你从电话那头传来的纯真美好的声音让我感受到现实生活中真诚率直的你。多想再听听你自然清脆的笑声,可是却不能了。人们都说,对于死亡,可怕的不是其本身,而是在那之后对生的世界的一切不再得知。是呵,如今你怎么能感知我对你的思念呢?

也许我们无法选择是否可以来到这个世界上,但却可以准备随时离开它。抛掉一切悲伤的过往,甚至连告别也不说一声,不回头地走。你就是这样的。不同的是,你选择的是在我没见到你之前就离开了。你将网络最终归为一种虚空。我无法接受你的离去。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恍若误入梦魇。我甚至想同你的那位同事大吵,想要否认这不是真的。生命之赢弱无人预料,我突然想起当我第一次用手轻抚我的刚出世的孩子那可爱的小脸的时候,感到触动人心的娇嫩,不敢多用一丝的力,惟恐会碎了,却不曾想到人原本在世上一直都是如此娇弱的,突然就会在毫不经意之间破碎,然后蒸发尽无。

你还不到40岁。和我一个属相,同一血型,比我大整整一轮。你知道吗?你这样离去,我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明明你说了要等我到了这里后再联系的,可是你却破了与我所立的约定。曾经在陌生的不属于我的城市里,通过网络,你将关切传递给我,温暖我的那颗因漂泊多年而变得沧桑的心。如今我来到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却永远失去了你。你我同在2004年的10月去了陌生的城市,却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永远不可能再相遇。你的那座城市里没有人声喧哗,也没有一个叫做“乐趣”的聊天室,你也许可以一如既往地观望我,我却从此再也无法看见你。

小文发来一条短信:“我身边走过一千个人,我能清楚地听到你的脚步声,因为九百九十九个人踏着大地,而你却踏着我的心,他们是我身边的匆匆过客,而你却是我心中的朋友”。读着短信,还是想哭,我已经哭了一整天了。是的,Freda,你是我心中的朋友,不管你远在天边,还是身在海之尽头。

我想我是应该勇敢地重新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的,我知道这是你所希望看到的。我要好好恋爱,以心换心地去爱我爱并且爱着我的人,努力再经营一次成功的婚姻,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你从未找到一个真正给过你幸福的男人,那就将上帝本应给你却未能给你的幸福都加在我的身上吧。我就要这样自私,因为我不想让别人代你体验你不曾体验过的那些幸福。已经给你的幸福你就都带走吧,不要再孤单一辈子了。

打开手机,在备忘录一栏,今天的日子里,记下:“得知老姐离去的消息,非常悲伤、难过、自责”。之所以要自责是因为与你联系太少,在你最悲伤难过的时候却找不到我,我笨到未能感知来自你内心的呼喊。如今,一切都太晚了。我们总是在已经来不及的时候发现很多原本早就该做的事情。

“我虽行过死荫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这句圣经里的话,在离去的时候,你是否口中始终低吟着它呢?

天堂里没有悲伤绝望,愿您走好,一路平安。

Pray for you, in the name of Jesus Christ!


————谨以此文祭奠老姐

Helen于2005年1月31日

Copyright owned jointly by Author and CyberCupid Co., Ltd. Breach of copyright will be prosecuted.
Comments
(Showing 1 to 4 of 4) 1
#2013-04-07 07:40:39 by anonymous5932 @anonymous5932

天堂是不错,对任何人来讲都是一种解脱。

#2013-04-09 22:40:07 by anonymous5945 @anonymous5945

谁都不知道哪天会死,活一天赚一天,黄泉路上无老少,好死不如赖活着。

#2013-04-12 21:54:29 by anonymous5954 @anonymous5954

感动中

#2013-04-25 21:28:57 by minzhi @minzhi


自从认识基督耶稣以后,最遗憾的一件事就是——在我准备给一个住在医院的女孩去传福音的当天,得知她离开世界的消息。当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我心里一下有总空空的感觉,我知道她已走向了永恒,她是否听过福音,她是否知道基督耶稣可以带她回永远的家。。。。。。我后悔自己没早一天去看她,她长什么样我不知道,我实实在在为她难过过,她也不会知道~~~~~但上帝什么都知道,愿上帝不让我再尝到那总后悔,有机会我总会告诉人一个真相,我们的生命并不是平白无故的,基督耶稣就是我们生命的根~~~~~

Comments
(Showing 1 to 4 of 4) 1
Comment
To respond to another member's comment type @ followed by their name before your comment, like this: @username Then leave a space. Ask Helen a Question : Click here...